交通银行(601328.CN)

常熟银行战略迷失:扩张战略遭交行系股东强烈反对

时间:20-06-08 15:22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天鹅

颇为低调的常熟银行,披露了一则充满反对声音的公告:酝酿已久的并购案,遭到三位董事公开反对。

谋划战略扩张,遭内部反对

6月3日,常熟银行披露一份董事会决议公告,针对入股镇江农商行的议案中,12票同意,3票反对。

常熟银行2019年股东大会还未召开,并购还需提交最终股东大会审议,但董事会内部的“异见”公开化,给公司扩张战略蒙上阴影。

公告披露,赵海慧、孟施何和杨玉光3位董事对此项议案投反对票,反对理由是:根据目前项目标的的经营情况、资产质量、定价估值等情况,需对项目情况进行更进一步分析、为投资决策提供更加充分的依据。

一直唱多常熟银行的卖方机构,纷纷出来“救场”。

东北证券表示,三位董事投反对票,或因审慎原则,交易额超过10亿元,交行内部需要进行分析决策。对于镇江农商行,引入战略投资者,可以提升自身经营水平,改善资产质量状况。对于常熟银行,打开了异地扩张市场空间。

天风证券认为,镇江农商行行长施健曾是常熟银行副行长,熟悉常熟银行微贷业务及企业文化,或利于镇江农商行中高管理层顺利过渡,也有利于镇江农商行信贷员队伍改造。

入股镇江农商行,对常熟银行有多重要?

这场高达10.5亿元的收购案,一旦完成,常熟银行将获得镇江农商行5亿股,并晋升为第一大股东。

按照常熟银行的说法,通过投资入股,双方开展全方位、深层次合作,发挥协同效应,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服务小微客户。该行独立董事认为,投资入股镇江农商行,可以更好地落实乡村振兴战略,推动普惠金融发展。

耗资十亿元值不值?

首先,常熟银行采取的是溢价收购,可以理解为谋取控制权的一种策略。

耗资10.5亿元认购非公开发行的5亿股,意味着常熟银行的认购价为2.1元/股。截至今年一季度末,镇江农商行净资产预估值为18亿元,每股净资产1.8元,认购价对应PB大约为1.15倍。

其次,收购后,盈利能力存疑。

公开披露资料显示,2020年3月末镇江农商行总资产220亿元,2019年ROE、ROA分别为4.71%、0.53%,盈利能力受到了信用成本拖累,2019年信用成本2.19%,2019年末不良率达2.98%。

乍一看,2.98%的不良率并非多大“缺点”,但市场机构却有强烈质疑。

中泰证券犀利地指出,预计公司整体不良在13-14亿左右,实际不良率在11%,本次增资预计部分将用于坏账处置。

坏账的真实水平,就是银行资产质量的体现。上文提及的三位“反对派”董事,就是要求对资产质量做进一步分析。

管理层“山头林立”

虽然三位董事集体反对常熟银行入股议案,但仍有12位董事投票同意,该议案仍然获得了通过。

然而,一纸公告凸显出常熟银行高层对公司治理的“不和”。

这并非一种无端揣测!

 

截至目前,常熟银行是一家尚无实控人的上市银行。

本次议案中,投反对票的三位董事均来自同一个阵营。

赵海慧2013年10月起任交通银行(601328)投资管理部总经理助理,现任交通银行战略投资部副总经理;孟施何2016年8月起任交通银行苏州分行党委委员、副行长;杨玉光2014年7月起任交通银行审计监督局副局长。2007年,交通银行以战略投资者身份入股常熟银行。

常熟银行另一个“山头”是当地机构,包括常熟市发展投资有限公司、江南商贸集团有限公司、江苏白雪电器股份有限公司,背后都有地方国资背景。

对外扩张的战略,或是有常熟当地机构推动。天风证券最新研报曾写道“预计这次并购是在省联社指导下,常熟银行结合自身战略方向,进行的双向选择。预计常熟银行10.5亿元的收购资金部分将用于化解镇江农商行的不良资产,此外料常熟银行将其小微金融业务移植到镇江农商行,拓展其经营区域”。

这场地区性扩张战略,却招致了第一大股东的明确反对,常熟银行的内部治理,恐怕成了一大风险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