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银行(601328.CN)

银行股估值处于低位 大股东频频增持

时间:20-06-18 09:33    来源:金融界

6月17日晚间,国务院常务会议传来重磅消息,下一步要根据政府工作报告要求,通过一系列措施推动金融系统全年向各类企业合理让利1.5万亿元。

商业银行作为企业融资最主要的渠道,显然要担负起不小的责任。

目前这1.5万亿让利中,商业银行体系承担多少目前尚未明确细节。2019年,我国商业银行累计实现净利润2.0万亿元;六大国有银行合计营业收入3.25万亿元,归母净利润合计1.12万亿元。

今年以来,银行向实体经济让利的预期一直是压制银行股估值的重要因素之一。如今大半个靴子已经落地,同时银行股估值已经位于近年来低位,这一消息显然要对银行股产生不小的影响。

已有预期

国常会强调,要抓住合理让利这个关键,保市场主体,稳住经济基本盘。进一步通过引导贷款利率和债券利率下行、发放优惠利率贷款、实施中小微企业贷款延期还本付息、支持发放小微企业无担保信用贷款、减少银行收费等一系列政策,推动金融系统全年向各类企业合理让利1.5万亿元。

今年以来,受疫情影响,实体经济中的不少行业面临经营和资金的压力,不少家庭和个人面临收入下降的难题。而一季度商业银行尤其是上市银行整体来看无论是盈利增速还是资产质量均好于预期。

今年5月末,央行研究局课题组刊发《客观看待第一季度银行业利润增长》(后简称为《报告》)指出,第一季度,商业银行实现净利润6001亿元,同比增长5%,增速比上年同期下降4.4个百分点。

《报告》解释称,银行利润增长主要源自银行业资产规模扩张和管理成本收入比的下降。第一季度银行贷款增量上升较多,银行利润大部分将用于补充资本金,为保持对实体经济支持的可持续性提供了重要保障。

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认为,疫情发生以来,银行业已经在持续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银行的让利举措,主要包括引导贷款利率和债券利率下行、发放优惠利率贷款、实施中小微企业贷款延期还本付息、支持发放小微企业无担保信用贷款、减少银行收费等。

对于商业银行具体让利规模,各方看法不一。

浙商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超认为,降贷款利率是金融系统“让利”的核心。通过一季度末贷款存量、平均利率及全年预测贷款增速等数据预测,今年银行通过信贷角度实体让利将达到约1.18万亿元,占1.5万亿元的79%,测算降债券利率让利约700亿元,对中小微企业贷款延期还本付息让利约2300亿元,这三项加总已经达到约1.48万亿元,其余部分可能通过减少银行收费及其他金融机构让利等方式来完成。

而国信证券银行团队则认为,我国商业银行净息差水平一直低于美国银行业,扣除信贷成本和经营成本后的实际净息差能压缩的空间非常有限。同时考虑到疫情对资产质量的影响,银行未来大概率进入一个不良处置压力提升的阶段。若考虑到实际信用风险后,银行实际净息差基本已无压缩空间,我国银行让利空间并不大。

仅4银行未破净

不少市场人士指出,向实体经济让利短期内恐将对银行净利润产生不利影响,或进一步压制银行股估值。

目前银行板块估值已经处于近年来的低位,同时银行股大面积破净。Wind数据显示,截至6月17日收盘,36只A股上市银行股中,仅宁波银行、招商银行、常熟银行和紫金银行尚未破净,其余32只银行股均已破净。

目前破净程度最深的为华夏银行,其最新市净率不足0.46倍。六大国有银行均处于比较严重的破净状态,交通银行(601328)最新市净率仅为0.53倍,最高的邮储银行接近0.81倍。

多位行业分析师对中证君表示,银行估值一降再降,主要压制因素来自于对未来银行资产质量和未来盈利能力的下降的担忧。

天风证券银行团队指出,近期,银行(中信)PB(LF)仅为0.72倍,处于历史最低位。

有分析师指出,银行股估值目前又回到了历史低位,即2014年左右的水平,很多股票甚至创新低。在本轮经济下行压力之下,市场和决策层均有“银行向实体让利”的声音,这可能影响银行未来利息收入和其他收入,或许是本轮银行股低估值的主要原因之一。

大股东频频增持

银行股跌跌不休,直至跌成了高股息品种。机构对其态度分化,部分银行大股东选择积极增持。

6月16日晚间,三家上市银行同时发布大股东增持公告。

其中出手最为大方的南京银行的大股东,不仅增持规模大,其中一方表示还将继续大额增持。南京银行公告称,自2020年5月16日至2020年6月15日,公司大股东南京紫金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及其控股子公司紫金信托、一致行动人南京高科以自有资金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累计增持股份超1亿股,占公司总股本1.00%,耗资近8亿元。其中紫金投资和紫金信托共计增持金额超过6.2亿元。南京高科增持金额达到1.57亿元。南京高科同时表示还将继续增持,明确,基于对南京银行战略投资的考虑和未来价值成长的认可,计划自2020年5月6日起至2021年4月30日止,以自有资金增持公司A股股份,累计增持公司股份不低于3亿元且不高于9亿元(含2020年5月6日已增持股份)。这或许意味着,南京高科未来至少还将增持1.43亿元南京银行A股。

而郑州银行和长沙银行大股东增持主要是实施稳定股价方案。

郑州银行公告称,实际控制人郑州市财政局以自有资金以集中竞价增持该行A股股份共计289.41万股,占该行普通股总股本的0.05%,增持金额共计1104.82万元。本次增持是郑州银行的股价稳定方案。2019年12月,郑州银行股价下跌触发股价稳定方案,本次公告标志着郑州银行股价稳定方案实施完毕。

长沙银行公告称,2020年6月15日至6月16日,该行第一大股东长沙市财政局以自有资金以集中竞价方式增持该行股份503.61万股,占该行总股本的0.15%,增持资金为3944.36万元;该行董事(不含独立董事及第一大股东提名或推荐的董事)、高级管理人员、监事长、纪委书记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增持该行股份22.61万股,增持资金合计 176.46万元。

由于触发稳定股价条件,3月长沙银行发布稳定股价方案的公告,自3月13日6个月内,该行第一大股东长沙市财政局增持不低于1000万股,该行现任董事(不含独立董事及第一大股东提名或推荐的董事)、高级管理人员、监事长、纪委书记增持股份金额合计不低于157.47万元。从公告来看,目前计划期限过半,长沙市财政局已经增持了计划最低数量的一半,已经拿出了真金白银。

而此前规模较大的增持则来自于邮储银行控股股东邮政集团。邮储银行近日公告称,2019年12月10日至2020年6月8日,邮政集团因实施此次计划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交易系统买入方式累计增持该行A股7.37亿股,增持金额39.82亿元,占该行已发行普通股总股份的0.85%。